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 > 古代架空 >

曾经风华今眇然+番外 作者:祎庭沫瞳(上)(4)

发布时间:2019-09-29 18:20 类别:古代架空

  祁襄重新端起杯子,将已经好入口的茶一饮而尽,“潘叔,不是我不想回去,只是我若回去,必然惹眼,恐会给老师和贤珵惹麻烦。”
  “您若不想惹眼,咱们找处不显眼的市井小院住着,就我照顾您,成不?”他腿脚是不太好,可身体还算硬朗,除了行动慢一点,别的也不影响。
  祁襄踌躇着:“我再想想。时间不早了,你早点睡吧。”
  潘管家知道硬劝也不是回事,将茶壶拿来放到炕头的小凳上,“那我先出去了,公子也早些休息。”
  等潘管家把门关好,祁襄才慢慢倒了第二杯茶。
  不是他不想回京,而是他不能主动回京,更不能高调回京,若一开始就让人心生防备,后面的事怕也无法顺利进行。他活了二十四年,父亲忽视,嫡母防备,嫡兄对他满是敌意,他的日子过得并不如意。好在还有姨娘疼爱,书童相护,可这两人最后都没个好结果。过去身边的人如今只剩下潘管家,而有些事他也不愿让潘管家知道,以免忧心。
  次日,祁襄还是拒绝了小松带他回京的请求,让小松带着他的信回去复命,想必贤珵不会难为小松。
  小松人轴,没办成差事绝不回去。只安排了跟着来的一个家将骑快马回去送信,让少爷再想办法写信来劝。
  家将刚走了一日,一队人马就踏尘而来,引得村民远处围观。
  小松出门去看,在看到从马上下来,一身劲装,面如精雕的男人后,立刻单膝跪地,笑道:“小的见过白将军!”
  男人面色冷峻,声音与他的面色一样低冷,“起来吧。”
  小松欢天喜地地起身,并不怕他,与他也不多见外,“白将军怎么过来了?”
  “受贤珵所托,怕他不愿回去,让我来接。”男人说话很直接,二十四五的年纪却有着比之更甚的沉稳。
  “少爷果然料事如神,祁公子不愿回京,小的昨儿已经让家将回去送信了。”
  “他人呢?”
  “公子在屋里呢,将军这边请。”
  屋内的祁襄已经听到白君瑜的声音了。五年未见,或许样子有变,但声音的变化却很细微。祁襄并非容易记住别人的声音,而是因为这个人是白君瑜,他印在骨子里的那个白君瑜,他朝思暮想的那个白君瑜……
  祁襄怯了,他不想见,也不敢见,从没想过他们会这样相见,也没想过自己居然不愿意用这张脸去见他。
  同时,祁襄也在默默地自我安慰,白君瑜只是受人之托,或许他回了京就不会再见了。他们身份不同,也着实没有往来的必要。可想到这儿,他心里又有些疼。又或许他见到白君瑜后,发现白君瑜已经不是他记忆中的样子,这份感情也就随之淡了,也未可知。
  再多的心酸、纠结、顾虑,都停止在门响的那一刻。
  祁襄握了握载麻的手指,佯装淡定地拉开了门。
  白君瑜高出祁襄半个头,如今身材更精实了,肩宽腰窄,穿着劲装气势非凡。样子也比祁襄印象里英俊很多,已经成了真正的大人。
  一切仿若静止一般,静谧得可怕,耳朵又好像在嗡嗡作响,分不清身在何处,祁襄此时满心满眼都是白君瑜,根本移不开眼睛,他的心思并没有如预想的转变,甚至开始后悔这样突然的见面,也许他用个布巾将脸遮一下会更好,就算显得很怪异。
  白君瑜也愣了,故而没有觉得祁襄发呆有什么问题,片刻后皱起略显锋利的眉,“你的脸……怎么回事?”
  祁襄从幻境中被拉回现实,心中五味翻腾,面上却装得很淡定,“没什么,不小心伤了。”
  白君瑜抬手掐住祁襄的下巴,要仔细看看那两道疤。祁襄迅速拍开他的手,并后退了两步,似乎不喜欢被碰。
  白君瑜也不勉强,他刚才只是想什么就去做了,但就他和祁襄的关系来讲,真没好到可以随意触碰对方的地步,是他莽撞了。不想彼此尴尬,白君瑜道:“闻景,尔勉让我务必把你接回去。这也是太傅的意思。”
  闻景是祁襄的字,是太傅所赐,只是五年了,没有人再叫过他的字,如今听来,倒陌生得很。
  “你来接我,不怕惹上麻烦?”他想过贤珵会来,甚至想过太傅会来,却没想过白君瑜会来。
  “我既然来了,就只能是麻烦怕我。”白君瑜毫无顾虑地说。
  “我若不跟你走呢?”
  白君瑜的到来的确非他所料,却不得不说是个意外之喜。不是想见的欢喜,而是被动回京的理由已然充分了。
  白君瑜一伸手,他身后的家将立刻将一捆绳子放到他手上。白君瑜把绳子扔到祁襄身边的破木桌上,“自己上马车跟我走,或者我把你捆起来送上马车,选吧。”
  作者有话要说:感谢支持!
  白君瑜是攻哦!
 
 
第3章 
  一队人马在官道上不快不慢地前行,前面是骑马的队伍,最后是一辆双驾马车。马车看着不起眼,可若仔细看这两匹马就不难发现不是一般人家能有的。
  祁襄坐在马车上,无所事事地吃着小松带来的梅子、糕饼之类的零嘴。他嗜甜,也嗜酸,不过从身体大不如前后,酸的就不是大敢碰了,倒是这许久未吃的糕饼,现在吃起来,居然美味得让他心生愉悦。
  白君瑜亲自来接他回去,完全在祁襄的意料之外,却是比贤珵来更好的结果。所以他嘴上说了拒绝的话,但事际上他还是会跟白君瑜回京。
  这几天他跟白君瑜都没有太多交流,分隔多年,消息闭塞,他并不了解白君瑜的情况,不知道他是不是成亲了,也不敢问,就像个陌生人一样与白君瑜相处,互不干涉,却又难以自制地心存挂念。
  到了一处茶摊,已经是中午时分,一队人停下来休整吃饭。
  小松端了碗热汤面到车前,“公子,这边茶摊只有热汤面,您凑合吃点吧。”
  祁襄没下车,只将帘子掀开一点,接过了碗,“谢谢。”
猜你会喜欢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