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 > 网游竞技 >

网游之渔人海岸 作者:舟祭

发布时间:2014-09-25 02:05 类别:网游竞技

虐恋情深游戏网游幻想空间灵魂转换
 
文案
 
一个苦逼哥哥穿越未来的故事。
 
排雷指南:
1、别看小攻小受姓氏一致,但非亲兄弟。
2、过程小温馨有,虐有,结局BE,慎入。
 
内容标签:幻想空间 灵魂转换 游戏网游 虐恋情深
 
搜索关键字:主角:慕容枫 ┃ 配角:慕容树、慕容林、凌夜、清黎、叶子、红羽 ┃ 其它:网游、耽美、穿越、未来、伪兄弟
==================
 
  ☆、前传
 
  01
  那个时候还没有渔人海岸,它只是一个天真小孩的梦想。
  那个地方还不是S市的黄金地带,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渔人海岸。
  那时的它只是一片宁静的住宅小区,有16幢小楼,每幢楼高七层,每层有四个套间。
  里面住着朝九晚五的人,也住着颠倒日夜的人。
  楼下环绕着简陋的小花园和绿化带,每日行人无数。
  人们最喜欢的还是在那一条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走过,脚底下的微妙触觉据说可以让人判断身体的健康状况。不过愿意光着脚丫子在上面跑来跑去的总是小孩子。
  也许是因为面对着同一片天空,呼吸着同一方空气,沐浴着特殊于这个地方的阳光和温度,这样一群小孩注定在欢笑声中迎来他们共有的那个单纯梦想——渔人海岸。
  S市是个西南面滨海的城市,而那个住宅小区本来就坐落在一个渔船的避风港,所以那个地方住着的孩子每天都能跑到海边看海。海水的流光常常把孩子们的双眼印得水蓝水蓝的,清澈见底。
  在夏日中最平常不过的一个黄昏日落时,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出现在海边,两人的出现马上吸引了人们大部分的注意力。那是一个看上去十六七岁的白衣少年和一个五六岁、一脸兴奋的蓝衣小男孩。两人都长得很出众。
  岸边的大人和小孩虽然常常看到他们,但每当两人出现,还是会情不自禁地把目光投到他们身上。
  白衣少年脸上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神情,拥有精致的五官和一双干净的墨绿色眸子,纤细修长的身子仿佛发着一层无形的光,让周围的空气显得更柔和清淡。
  蓝衣小男孩长得很卡通,特别是那双忽闪忽闪的乌黑亮眸,大得有些不真实,稚气,倔强,骄傲,在里面表露无遗。
  两人缓缓地走了一会儿,终于在一处站定。四周的人开始竖起耳朵准备听他们的谈话,这么两个妙人儿,怎能不激起人们进一步了解的愿望呢?
  人都是好奇的动物,尤其是当秘密几乎站在你面前冲你招手时,你又怎能逃开潘多拉盒子的吸引力。
  最关键的是,两人的声音都让人着迷,情不自禁地沉溺其间。
  “树哥哥,我们以后一定要把这里和咱们的小区打扮得更加漂漂亮亮的!”蓝衣小男孩扬起他漂亮的小脸,忽闪着双眼,用亮亮的嗓音说道。
  周围的人们不自觉地跟着面露微笑,为了小男孩的稚气以及单纯的愿望。
  “嗯!那要好好努力!”依旧是云淡风轻的笑容,少年的声音与周围的海浪声和谐地共鸣着。
  周围的人们感到夏日海风仿佛变得不那么粘腻了。
  “当然,我是最棒的!”小脸透出一丝坚定的倔强。
  “对!小夜是最棒的!”白衣少年的笑容大了一圈,拍拍小男孩的脑袋。
  看着少年的笑脸,周围的人突然间感到一阵窒息,这样的笑容太惑人。
  之后两人静静看着日落,丝毫未察觉周围的人们在他们沉默后所表现出的遗憾。
  直到太阳彻底西沉,白衣少年牵起小男孩的右手,离开,将背影留给身后的人们。
  “还是树哥哥最好!枫哥哥他太坏了!每次我那么说的时候,他都只是捏捏我的脸就走开了,都不说让小夜好好努力的话!而且自从枫哥哥上大学之后,他就不带我来海边了!”小男孩边走边絮絮叨叨地说着,小脸上的嘴巴嘟嘟的,恁是可爱。
  “你枫哥哥他学习忙。”白衣少年说着,仿佛想到了什么,眼中闪过一丝痛楚和疲惫。
  “分明是枫哥哥不理小夜了!”小男孩说着,双眼猛地浮出一层泪光。
  在海面落日的照射下,两人的影子斜斜地向前铺洒着。一高一矮就这么缓缓离开了大海的视线,只是清晰的交谈仍在继续。
  “树哥哥很喜欢海吗?”
  “嗯,喜欢。”
  “只是,树哥哥都不修建筑设计呢!”
  “这跟我喜欢海有什么关系?”
  “当然有关系!喜欢海就要努力把它打扮得漂漂亮亮啊!”
  “要怎么打扮?”
  “画设计图!然后让工人叔叔把它建造起来。打扮得那么漂亮的房子和海滩应该叫什么名字呢?”
  “叫什么名字?”白衣少年笑看着小男孩,一脸期待的样子。
  “小林哥哥最不好了!说小夜设计的房子应该叫做[笨蛋设计的房子],如果树哥哥设计的海岸又该叫什么呢?”
  “嗯?小夜。”想到一个可能的答案,白衣少年眯着眼看向小男孩,拖着长音表示自己的不满。
  “哎呀!叫做[不是笨蛋设计的海岸]啦!”
  这是什么名字?白衣少年无奈地在心底翻了个白眼。
  “哎呀!名字就先别管了!我回头跟小清子想个最好的!听小林哥哥说啊,只有学过建筑,才有可能画出设计图呢!哼!他当时还捏着我的鼻子,眦牙裂齿地装鬼脸,说我肯定画不出来,所以啊,他也是坏人!”小男孩说到这里,恶狠狠地咬咬牙。
  白衣少年低笑一声,问道:“这回人们都变成坏人了。那小夜觉得谁才是好人呢?”
  “好人也有很多啊!树哥哥你,每天带我来看海,所以是好人;爸爸妈妈那么疼我,每晚睡前都会给我晚安吻,所以啊也是好人;小清子每天请我吃好吃的,所以也是好人;总之啊,还有很多好人啦!不过,枫哥哥和小林哥哥绝对不是!”
  说得很斩钉截铁呢,白衣少年忍不住大笑出声,说道:“你啊你,树哥哥哪天不带你看海,是不是就成坏人了?上次你妈妈打你屁股的时候,不是还哭着跑过来说妈妈是坏人呢?然后啊,上次小黎清跟你抢糖吃,你不是也说他是坏人。小夜,这好人和坏人到底要怎么分啊?树哥哥都糊涂了!”
  小男孩突然挣脱白衣少年的手,转身面对少年扮了个鬼脸,说道:“我不管,好人坏人都是小夜自己说了算!”然后大笑着跑开了。
  自己说了算么?白衣少年脑海中反复回荡着小男孩亮亮的声音,低头沉吟着,慢慢收回已经蔓延开来的笑意,突然叹了一口气。如果口不对心了,怎么办?
作者有话要说:  新人新作
  希望大家支持:)
  ------------------
  200705160626
  《前传》第一次更新
  ------------------
 
  ☆、第 1 章
 
  慕容枫在黑暗中缓缓地恢复了意识,细细地体察着陌生的身体,还能呼吸,还有心跳,甚至还有很强烈的知觉。
  醒来后的他很饿,深入骨髓地饿。
  他睁开眼睛,视线因极度饥饿而变得模糊,适应了黑暗,渐渐在迷雾中找到焦距,扶着身旁的沙发慢慢站起来,一阵眩晕袭来,扶稳,这才看清楚了整个屋子。
  这是一套完全陌生的单身公寓,蓝白的冷色调,萦绕着微寒的空气,这可能是慕容枫如今全身僵硬的原因之一。
  他还记得自己应该死了,死在2106年秋天的S市W盘山公路。
  其实慕容枫不愿意承认自己醉了,因为回忆还很清晰。
  “喂?哥哥?我刚打电话回家,爸妈说你还没到家呢。”弟弟小林的声音显得好遥远。
  “小林,你哥哥又被甩了!哥哥是不是很没用。嗝……”
  “什么又失恋了?分明是你自己花心。”小林絮絮叨叨地说了一会儿,突然叫道:“你是不是喝酒了!!”
  “小林,哥哥是不是很傻?明知道找不到那个人!我连那个人的模样都想不起来。”
  电话那头突然沉默了。
  “啊,都快凌晨了,你快去休息吧。”
  “哥哥你在哪?”小林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平静。
  “……明天还有课吧?那……”
  “慕容枫你现在在哪里?!”慕容枫仿佛可以看见小林在电话那旁吼叫的样子。
  “……早点休息,哥哥这就回家……”
  “你还在外面?告诉我你现在在哪?!哥。”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一丝颤抖。
  “……哥回去睡一觉就好了。”慕容枫听着小林的声音,突然觉得想皱眉头,因为鼻子有点酸。
  每一次醉酒都是小林善后,这一次,还是他自己独自面对吧?
  小林还只是个十七岁的孩子。他可是比他大七岁的成年人,不能这样没出息。
  于是,慕容枫挂了电话,提着钥匙摇晃着身子到停车场取车,一踩油门就冲了出去。
  市区的空气吹不散心中的滞闷,慕容枫把渐渐把车开到了盘山公路上,脑子开始迷糊,速度仪上的指针开始往上走。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倒后镜里出现了一个红色的车身,低吼着发出让每一个男人都热血沸腾的引擎声。
  奇妙的是,慕容枫的意识真的很清醒,只是不清楚肢体都做了些什么。
  “枫,你的眼里并没有我。三年了,我曾经挣扎过,但是现在的我已经没有力气承受这样的折磨!不能重蹈覆辙,跟你过去的女人一样怨恨地看着你拥抱另一个女人。并在很久很久以后才发现,原来你的心目中并没有我们的位置,你只是想在我们的眉眼里寻找那个人的影子。现在的我已经清醒了。抱歉我已经不能也不敢继续爱你。”
  李渔带哭腔的声音依旧清晰地环绕在慕容枫的耳朵里,说这句话时,她的手正捉着另一个男人环在她腰上的手。很讽刺的是,那个男人竟是他的合作伙伴!
  “慕容枫,你放了小渔吧!”那个男人紧了紧圈在李渔腰上的手臂,继续说道,“你心里的那个人并不是她,何必相互折磨?”
  是吗?那他心里的那个人是谁?那股熟悉的暴戾感又回来了。
  “枫,你应该学着去爱了,因为你根本不懂它。当你找回心中的那个人,回来告诉我好吗?我只是想让你幸福。”
  真是句多余的话!现在的慕容枫根本不知道那个人能是谁!谁能告诉他?那个人到底是谁!
  该死的!倒后镜里的那部跑车真是越看越碍眼!一定要把它甩掉!头痛欲裂,慕容枫狠狠地踩着油门。
  “砰!”结束了?
  慕容枫忘记了是怎么撞到拐弯处靠山的石壁上的,只知道那时候突然出现在脑海里的那个身影让他无法动弹,只知道车撞到石壁上后,被一股强劲的反冲力从旁边的车门甩出了驾驶座,摔在了大路上,又被那部尾随而至的法拉利撞出几米远。
  估计那车上的人也是飚红了眼,并没有任何踩刹车的迹象,就这么扬长而去。
  所谓的醉酒误事,有时候真的会陪上自己的性命。
  同样的夜,无尽的黑暗,街灯也照不亮,慕容枫等待着有别的车辆经过,等待着获救?如同在黑暗中守候光明,只是这样的夜真的有些长,有些冷漠了,黎明仿佛遥不可及。而剧烈的疼痛正狂烈地席卷着他所有的注意力。
  全身都很痛,却掩盖不住心底的伤,那是埋藏在记忆里模模糊糊的疼痛,不时发作。可是无论慕容枫怎么努力都看不清它的真实面目,灵魂里无时无刻都活着一种可以让慕容枫突然变得暴戾的压抑感。
猜你会喜欢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