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AG

RSS订阅

收藏本站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 > 现代都市 >

出路 作者:林与珊

发布时间:2019-06-29 22:52 类别:现代都市

情有独钟虐恋情深花季雨季校园
 
文案
 
短篇,be,排雷。
[已完结,感谢阅读。]
 
说明:
1、本文为情绪低迷期的荒诞产物。
2、三观极度不正,过分不正。
3、疯言疯语,胡写一通。
4、暗黑文风,通篇压抑。
 
“我上不去天堂,所以只能拉你来地狱。”
“殊不知,这是我们唯一的出路。”
 
学习机器受X了无生趣攻
 
内容标签: 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校园 
 
搜索关键字:主角:顾萧,言铭 ┃ 配角:萧珍,言华 ┃ 其它:三观极度不正。
 
 
  ☆、正文001
 
  正文001
  八点整。
  凉爽的屋内与室外的燥热高温隔了层厚重玻璃,窗户上朦胧的映着坐在台灯下,读书人清瘦的身影。
  顾萧抬头看了眼随风曳动的茂盛樟树,合上书,盖严笔帽,收拾好一桌零碎,起身时小腿撞上椅凳边沿,椅子在身后拖出一道聒耳长音。
  卧室外的客厅里坐着一个中年女人,即便脸上化着精简妆容,也难以遮掩岁月在眼角扯出的皱纹,与一天辛苦工作的疲惫。
  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一身还未换下的白领衣装压出几道褶子堆在腹前,听见动静回头看了一眼:“要去跑步了吗?”
  顾萧绕过她走到门口,从半人高的鞋柜里拿出运动鞋,换好,脚尖点地轻磕两下,几不可闻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  “带好手表,掐准时间,半小时后赶紧回家再做两套我托人从三中弄来的理综卷子。”女人说罢,尝两颗盘中洗净的红彤圣女果,瞳孔里蹦着电视机屏幕微弱的光亮。
  “好。”顾萧拧动把手,背身锁好房门。
  楼道里的声控灯亮了又灭,周遭是化不开的浓稠黑暗,顾萧的心跳钝重如鼓点。裤兜内装着一张揉搓皱巴的字条,手在衣料外侧几次摩挲,而后悄悄将它拿出展平,再一声灯亮,几个歪扭草字跳进视野。
  -我在湖边等你。
  背部- shi -热,汗珠顺喉结流进衣襟,顾萧握了下拳头,眼神打晃,瞄向下行的狭窄楼梯,定了定神。
  青川市的七月闷躁难耐,路面蒸浮着潮露- shi -气,触及皮肤,表层立刻散出一股子汗咸味。顾萧跨过小区正门,调整呼吸,步调匀速,身侧的路人与风景疾驰略过,感官、气味、环境,如一的熟悉,脚下却比往常多了几分沉重。
  稀疏星夜,尖锐蝉鸣,香樟树下的长椅上,散步巧遇的老人们正在闲谈,沙哑嗓音中夹杂着从随身机里流淌出来的细软歌声。
  顾萧对歌星的认知还停留在邓丽君一辈,恰巧是他听过的那首《空港》。
  “有一个温柔的人总是静静地等待着你的归来。”
  远处是埋于薄雾层中的千千峻岭,不知山色是苍灰还是酒青,遥遥的叠缀在一起。
  声音渐远,耳边嘈杂一并跟着消散,眼前的一隅湖畔草地,躺着一个散着慵懒气息的少年。
  顾萧离他有二十米左右的距离,怔愣的望着,却始终不敢走近。
  像是感知到什么,少年转过头来,齿间咬着未点燃的烟卷,唇角浮现一丝清浅笑意。
  那一刻,顾萧仍然用理智强撑意识,认为自己并没有失足落网进言铭的圈套。
  密丛芦苇中几只野鸭嬉戏,潮热微风往脸上糊了一层粘稠,顾萧迈开步子,湖面波纹荡起晶莹涟漪,树影在路灯投散的朦胧光线下流动,斑斑折折,而后平静。
  他站定在言铭身侧坐了下来,眉眼清晰的印刻进一双藏有欲念的深眸。
  俊秀却寡淡,冷漠又不近情味,鲜少有人会在别人眼里一直保持着第一印象。顾萧是言铭眼里头一个,他笑着将目光放远直视,盯瞧远处一棵被茂叶粗枝坠弯了腰的老树,就这么两厢无言安静的共处。
  一人坐姿懒散,一人模样端正,相同的身高,齐平的视线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左腕上的电子表发出一声刺耳的提示音,突兀的划破寂静。顾萧摁下表盘一侧的按钮,静了片刻,扭头看着身旁的人,没说话,打算径自离开。
  绕过言铭背后时,顾萧听见一抹干净的嗓音带几分调侃对他说:“咱们虽然当了两年同学,可我很是怀疑你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  顾萧本不想有所回应,迈出去的步子却下意识收了回来,心下思量这么做的确有失礼貌。浸- shi -的刘海贴在额前,汗珠滴落眼眶,他抬手揉了两下长睫,与那人重新交叠目光后轻声回答:“言铭。”
  啧。言铭笑着,从未觉得自己的名字可以被一个人说的这么好听。
  视线跟随顾萧离开的背影,看着他变成幽长林荫道上暖黄光片中的一颗暗点,言铭心里蕴着一股不可名状的复杂情绪,身体埋进绿盈密草之中,手臂背后,缓缓闭上眼睛。
  准时到家。
  顾萧脱掉上衣,走进浴室开始冲凉。拨起龙头,将脸埋入花洒下湍急的水柱,手扶着瓷砖墙面,脑海里闪跳出离开时言铭那抹轻浮的笑容,说不出是戏谑还是别有深意,于是强忍着心径不去探究,潦草洗完,裹着浴衣回了房间。
  他躺在床上,- shi -发贴着枕巾,耳边是闹钟“嘀嗒”走针的声音。头顶墙壁,密密麻麻贴着从小学起收获的一枚枚荣誉奖状,色彩艳丽粘连成片,虚浮又夸张。
  桌上放着试卷,还有一盘饱满红润,去了尾部根- jing -的草莓。
  屋外,女人不知又在和她的哪位闺蜜煲电话粥,如一的口吻,如一的内容,无非是百般炫耀儿子的成绩,语气不知收敛,态度没有谦虚,溜进门缝尽数传到顾萧耳朵里,成了一贯不堪重负的压力。
  女人姓萧,单身,离婚的原因大同小异,丈夫外遇。在经历了一番情绪上的失控后,她将活着的希望,全部寄托给了顾萧。
猜你会喜欢....